遵化市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程福祥诉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遵化支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案

2015-05-29 15:37:48 来源: 本站

      基本案情:

2011年9月8日,原告程福祥与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签订机动车保险合同,为冀B4999E号车(品牌型号为捷豹SAJWA79CX5S,初次登记日期为2005年4月)投保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投保不计免赔险保险。保险期间自2011年9月9日零时起至2012年9月8日二十四时止。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因赔偿数额双方发生争议。
办理过程:
原告程福祥诉称:原告所有的车辆在被告处投保商业保险,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因赔偿数额与被告发生争议,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给付原告保险赔偿金645970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辩称:一、对原告所有的车辆在被告处投保商业保险,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无异议;二、依据保险条款约定,被保险车辆推定全损折旧后车损数额为496030元,被告已将车损及残值5万元全部给付原告,不应再给付原告保险赔偿金。
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1年9月8日,原告程福祥与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签订机动车保险合同,为冀B4999E号车(品牌型号为捷豹SAJWA79CX5S,初次登记日期为2005年4月)投保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自2011年9月9日零时起至2012年9月8日二十四时止,被保险人为程福祥。
2012年6月26日,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出具机动车辆保险批单,该批单主要内容为:“兹经被保险人申请,本公司同意自2012年6月27日起对机动车辆冀B4999E作如下批改:加保车辆损失险,车辆损失险保额/限额增加113.5万元,加收保费16125元(1-19%)×74/365=2648.12元,不计免赔特约加收保费397.22元,新车购置价由126万变更为113.5万”。
2012年9月10日,兴隆县大水泉乡派出所出具证明,主要内容为: 2012年7月13,程亚明驾驶冀B4999E机动车行驶至我管辖区白马川旅游区,掉在桥下水中出事故,我所干警到现场。2012年9月1日,周欣出具书面证明,主要内容为:周欣于2012年初将自己所有的冀B4999E以置换的方式置换给程福祥,程福祥给周欣的车是奔驰450价值120万元左右,置换后与程福祥办理了过户手续,冀B4999E车辆实际所有人是程福祥。 
2012年8月10日,被告通过中国工商银行网上银行向原告程福祥支付保险金496030元。
另查,原、被告双方均认可被保险车辆已达到全损。
上述事实,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
审理中,原、被告双方对被保险车辆的损失数额产生争议。
原告主张:被告保险公司按照113.5万元的价格收取了保费,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保险公司应按照收取保费的价格进行赔偿。
被告主张:保额为113.5万元,被保险车辆的初次登记日期为2005年4月11日,事故发生时间为2012年7月13日,被保险车辆已使用87个月零2天,根据保险条款第十条第(二)项及第二十七条第一项之规定,推定全损的车辆按照实际赔付金额计算,由于被保险车辆的月折旧率为0.6%,按照113.5万元减去87个月的折旧金额后,实际价格为542530元。  
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成立,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家庭自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1份,该保险条款第十条规定:保险金额由投保人和保险人从下列三种方式中选择确定,保险人根据确定保险金额的不同方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本保险合同中的新车购置价是指在保险合同签订地购置与被保险机动车同类型新车的价格(含车辆购置税)。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根据投保时保险合同签订地同类型新车的市场销售价格(含车辆购置税)确定,并在保险单中载明,无同类型新车市场销售价格的,由投保人与保险人协商确定。(二)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确定。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根据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确定。被保险机动车的折旧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的部分,不计折旧。9座以下客车月折旧率为0.6%,10座以上客车月折旧率为0.9%,最高折旧金额不超过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新车购置价的80%。折旧金额=投保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率。(三)在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内协商确定。第二十七条规定:保险人按下列方式赔偿:(一)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新车购置价确定保险金额的:1、发生全部损失时,在保险金额内计算赔偿,保险金额高于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的,按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计算赔偿。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根据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减去折旧金额后的价格确定。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根据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合同签订地同类型新车的市场销售价格(含车辆购置税)确定,无同类型新车市场销售价格的,由被保险人与保险人协商确定。折旧金额=保险事故发生时的新车购置价×被保险机动车已使用月数×月折旧……。(二)按投保时被保险机动车的实际价值确定保险金额或协商确定保险金额的:1、发生全部损失时,保险金额高于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的,以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计算赔偿;保险金额等于或低于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机动车实际价值的,按保险金额计算赔偿……。
审理中,原告申请对被保险车辆投保时(2012年6月26日)的市场价格进行鉴定。经本院委托,河北强大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于2014年3月15日出具公估报告书,评估被保险车辆2012年6月26日市场价格为888024.25元,原告为此垫付公估费69313.79元。 
本案本院裁判如下:原告程福祥与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签订的机动车保险合同有效。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属于保险事故,被告应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保险责任。原、被告双方对被保险车辆发生事故后推定全损的事实均无异议,应予以确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关于“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之规定,被告向本院提交的保险条款虽约定被保险车辆推定全损后的损失应为新车购置价按月折旧率折旧后的金额,但折旧计算赔偿属于免除保险人部分责任的条款,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未对该条款采取加粗、黑体、斜体等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方式进行提示,亦未能举证证明其就该条款向原告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该保险条款无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关于:“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并在合同中载明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约定的保险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超过保险价值的,超过部分无效,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费;保险金额低于保险价值的,除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人按照保险金额与保险价值的比例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之规定,保险合同虽载明被保险车辆新车购置价为126万元,后又在保险批单中将新车购置价由126万元变更为113.5万元,且被告也认可保险单中的新车购置价系根据原告车型由投保系统设定的,故保险单和保险批单中的新车购置价并不是被保险车辆的实际价值。经河北强大保险公估有限公司评估,被保险车辆投保车辆损失保险时的市场价格为888024.25元,故被告应按公估价格对原告进行赔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九条关于:“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已支付了全部保险金额,并且保险金额等于保险价值的,受损保险标的的全部权利归于保险人;保险金额低于保险价值的,保险人按照保险金额与保险价值的比例取得受损保险标的的部分权利”之规定,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在赔偿原告保险金后被保险车辆所有权利应归被告所有。公估费系为确定被保险车辆实际价格所支付的必要、合理费用,应由保险人承担。
综上,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应在车辆损失险赔偿限额内给付原告程福祥保险金391994.25元(车损888024.25元-已支付496030元)、公估费69313.79元,合计461308.04元
典型做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从该规定可以看出,保险人是否对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直接影响被保险人的利益。判定保险人是否已经履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前提是如何识别“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2009年修订后的保险法将原“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修订为“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从上述法条的文义上进行理解,免责条款应当是指那些根据条款规定,在实质上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该条款不仅指保险合同中的“责任免除”部分的条款,即显性免责条款,还包括一些散落于其他章节的将使投保人权益减少、风险加大,以及足以影响投保人决定投保与否、如何投保等限制或者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即隐性免责条款。
本案中,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在投保时应将有关保险金额确定方法、不同方法下如何进行理赔、保险车辆实际价值如何确定的条款以区别于其他保险条款的方式,如加粗、黑体、斜体等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方式,向投保人作出提示,并对条款具体内容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被告向本院提交的保险条款虽约定被保险车辆推定全损后的损失应为新车购置价按月折旧率折旧后的金额,但折旧计算赔偿属于免除保险人部分责任的条款,被告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未对该条款采取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方式进行提示,亦未能举证证明其就该条款向原告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该保险条款无效。大地保险遵化支公司应在保险金额范围内赔偿原告程福祥被保险车辆的实际损失。
办案效果:
机动车损失保险中“高保低赔”现象由来已久,引起了被保险人的不满,从而使保险公司的诚信度大打折扣,也引发了大量纠纷。本案系发还重审案件,案件发还后,围绕双方争议的焦点(原告主张按照投保时保险单中登记的新车购置价进行赔偿,被告主张按照被保险车辆新车购置价折旧后的金额进行赔偿),双方争议较大,合议庭成员对法律规定及对法律的理解适用向双方进行释明,使双方在事实和法律上都有了新的认识,在本院判决后双方均表示服判,并且被告方在判决生效后积极履行了赔偿义务。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